雪山主峰、東峰、北稜角之行

時間:95年7月1~3日

地點:台中縣和平鄉

參加成員:我、文仔

參考地圖 -

點選圖片可放大欣賞


企盼已久的雪山之行直終於到來,從上個月表定的玉山行程被豪雨所打亂後,就把希望全寄望在雪山主東行了,但合歡山通往武陵的路況也多處損壞,還好這一兩週來,天氣晴朗炎熱,山區道路早已修復,為求慎重起見,我打電話去國公局詢問,雖確認路況沒有問題,但建議還是開高底盤的車輛比較合適。

 

71日(前進武陵)

 

一早6點開車至楠梓接文仔,途中見天空一片晴朗,心中一陣歡喜,有這麼好的天氣真是太棒了,希望未來三天皆如此。我們從燕巢走國道10上南二高,原本打算從草屯才下交流道,再順著台14線往埔里的方向行駛,但由於此行向二弟借了一台GPS,經它的指引,我們從南投即下交流道,在市區鑽了好久才到台14線,早知走草屯還是比較快,看來GPS還是參考看看就好,不要太依賴。沿台14線經過埔里後即開始拿出地圖,展開我們 台14沿線的三角點探勘,一路共探得巴蘭山、關頭山、霧社、立鷹山等四個三角點(詳見首頁的基石探勘全記錄),午餐於霧社解決,在經過清境農場時還大塞車,可見此景點之熱門。

在抵達合歡山前已雲霧裊繞,但偶爾還可以見到陽光,越往合歡山方向,雲霧漸開,行抵合歡山時,已可眺望遠處群峰,今天來合歡山旅遊的遊客也很多,在合歡山莊前到處停滿車輛,我們於景觀台前照了些相後在繼續上路,經過小風口遊客中心時,再下車探得一圖根點,從上午到現在共探五點得五點,收獲還算頗豐。由於上午在探「關頭山」耽誤不少時間,其 它的「櫻櫻峰」等山,就待回程時在探了。下到大禹嶺後左轉經隧道,便往梨山方向行駛,一路上路況不斷,沒幾公里就會看到坍塌的路段,許多段都還在施工,道路狀況非常差,還好此行開的是高底盤車輛,不然這麼岐曲的路況,底盤一定被狠刮一番的。

經過兩小時顛簸的山路,終於抵達梨山,因前一天脖子痛的關係,開到此處更是疼痛難耐,於是換手由文仔來開。我們在梨山休息片刻,再沿台7甲線往武陵,到達武陵農場已下午近四點了,由於是假日的關係,農場入口即已排了許多車輛等著購票入場,全票160元、小車50元。進去後我們先到雪霸國家公園武陵警察小隊辦理入山證,再往雪山登山口開去,經過農場的露營區時,見滿滿的都是來露營的人,熱鬧非凡,炎炎夏日來此露營,真是避暑的好地方。過了露營區經過一連串的上坡後,終於抵達我們行車的終點─「雪山登山口服務站」,還沒卸裝備我們就先進去繳交相關登山證件,現場是一位替代役男管理,他請我們至旁邊視聽室,播放一段關於攀登雪山的電視 教學影片給我們看,看完教學影片後回到車子整理裝備,想說重裝只走到七卡,固吃的東西帶得特別多,也特別豐盛,塞滿了我們倆的大背包,背上肩先請替代役男給我們拍了張合照,就在黃昏踩著石階從登山口出發囉。

雖然只是短短的2公里步程,但走到0.5 K時,見文仔似乎步伐已開始慢了下來,來到0.6 K的里程木樁時,文仔突然一屁股坐在木樁上,並說:「走不動了~」我很驚訝的說:「這邊才0.6 K而已啊!連七卡都走成這樣子的話,那麼明天的主峰怎麼爬啊!」,於是我索性叫他把背包打開,一把將他的裝備往我背包塞,塞不下的就綁在外面,最後還有一大包公糧實在塞不下,只好乾脆用提的,一路我就背著所有裝備走到了七卡。還沒到七卡山莊,遠處就聽到吵雜的人聲,到山莊後文仔先進去找我們的床位,我則跟山莊管理義工核對名冊,將一切安頓妥當後,天色也已漸暗,我們先泡茶休息一番再準備晚餐,並與山莊的管理義工閒聊,他住在台中,是一位高中老師,每週都會上山來。他得知我們住高雄,卻從大禹嶺過來,覺得這樣走實在太累了,幾乎都是山路,建議我們回去時應該走台7甲到宜蘭才會比較好開,而且一路下坡,更何況現在雪山隧道也通車了,到台北也只要半小時,更縮短了回程的時間。我們聽聽深覺有理,於是決定改變行程,放棄原本回程還要登合歡東峰的計劃,改走宜蘭回去好了,也順便瞧瞧雪山隧道是啥模樣。

晚餐吃的是羊肉爐火鍋,出發前一直想著要精簡就好,沒想到後來還是準備了一大堆吃的,明天還要煮香菇雞湯呢!兩人勉強將整鍋的羊肉爐吃完,肚子還真是撐,飯後至山莊外頭走走,今晚的夜色分外美麗,滿天繁星點點,每次來爬山能夠欣賞到滿天星空的夜景真 是莫大的享受,文仔還幸運的看到一顆流星,但不知他許了什麼願,不過還是希望明天的行程能夠順利平安。在七卡山莊電話可通,我拿起手機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因明晨預計兩點起床,還是儘早就寢吧,9點多就上床睡覺了,不過卻還是翻覆了一夜…失眠了…

 

72日(攻上雪山)

 

兩點一到,手機的鬧鈴響起,趕緊爬起來著裝,剛才1點多時有一隊登山隊先行出發,早就被他們吵到毫無睡意了。盥洗完我先到餐廳煮早餐,並叫文仔趕快來吃,原本預定02:30就應出發的,但還是磨蹭到02:45才出發,由於擔心文仔的腳程,叫文仔只要背他個人裝備輕裝就好,我將兩人份的公裝公糧全塞入我的大背包,沒想到還能塞到滿,看來今天真的要背重裝上山了,心想登山還是多幾位能背的隊友會比較輕鬆,不然就要全自己一肩挑的心理準備了。伴著孤月繁星開啟了我們今天的雪山主東行程,步道從山莊後方山坡開始一路之字形上走,回望山下全是黑壓壓一片,遠處可見燈火的聚落,猜想那裡會不會是梨山呢?抬頭仰望天空繁星依舊,內心無限欣喜,看來今天必定有個超讚的天氣,可有幸欣賞到整個聖稜線了。

一路的爬升我們都默默不語,但走不到1公里即見文仔似乎又越走越慢了,再放慢腳步等他仍不見他有跟上來的跡象,反而離我越來越遠,走到3.5 K處見一休息區,於是停下來等他到來,此刻的樹林間一片寂靜,看時間才3點多,山下的人兒應該都還沉睡在夢鄉吧,不久看到前方頭燈晃動,文仔一步一喘息的上來了,我見他到來便跟他說:「乾脆把你背包全給我好了,我來負重平衡我們的腳程…」,文仔確說:「不用啦!我不是背不動而影響速度,而是腿力不夠的問題…反正時間皆在控制中,我要用我的配速慢慢走就好…」,當時心想,他說得倒輕鬆,但能有餘裕的時間對登山者來說是最大的保障啊。算了!還是繼續走好了,我還是規勸他,多鞭策自己一下,不要動不動就原諒自己,這樣是不會進步的。

前行不久來到了哭坡景觀臺,由於天色還是一片漆黑,看不到前方哭坡到底有多,只見步道旁一座牌子寫「哭坡、不哭」,也好!反正看不到前方,埋首爬就對了,山頂上隱約看到幾盞燈在晃動,猜想可能是1點半出發的那一隊吧,怎麼才走到這裡而已呢?還是我們走太快了?不知不覺已走上了哭坡,看看時間竟只花了15分鐘,看來還真是走快了點,而文仔也能一路保持速度不再落後,此時東邊天際逐漸泛亮,不遠處已見東峰就在眼前,快步上去終抵達雪山東峰三角點,也正好趕上先前那一隊人馬,看時間 才04:50分,太陽似乎已快升起,遠處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清晰可辯,而369山莊就在遠處的山腰間,一點白色的建築物,非常醒目,為爭取時間,決定繼續往369山莊走,邊走邊看日出了。過了東峰北側停機坪不久,初陽忽越過山頭,頓時整個369後方山坡反射著金光,右側的武陵四秀山巒一字排開,共同迎接這美麗燦爛的朝陽。我們停下腳步照了許多的照片,凌晨夜登的寒氣與疲累頓時已隨晨曦的霧氣般,瞬間被蒸發的霧消雲散。

踩著愉悅輕快的步伐抵達7.1 K369山莊,時間才6點不到,這裡由於位於3690峰下,因此而以369命名,是登雪山者首選的熱門住宿點,屋前右側還蓋了兩間別具特色的原木廁所,非常別緻,左側牆邊有一小水源從水管不斷流出,是369山莊的唯一水源,但不知是否終年不竭。在此卸下裝備拿早餐出來吃,也順便逛逛山莊內部。原本當初的計劃是打算申請住這裡的,然後隔天再登雪山主北,但因人數額滿而改住七卡,故今天只能走到主峰了,如果時間許可的話再順探主峰旁的「北稜角」。煮完開水正要泡碗粥時,突然我的粥打翻了,灑了一地的米粒,真是欲哭無淚啊!文仔好心分了一半給我。休息畢,將今天的午餐先放在山屋內,打算中午再回到此地午餐,收拾起背包,繼續朝我們的目標-「雪山主峰」出發。

離開369山莊後一路之字形陡上,此刻太陽已高高升起,燦爛的陽光照耀整片草坡,欒大花楸枝葉茂盛,只可惜現在不是它最美的時刻,入秋10月它的葉子變紅,滿山一片嫣紅,更是驚豔。抬頭仰望天空,沒有一片雲朵顯得格外湛藍,矗立其間的枯白巨木在陽光下更顯得蒼白。遠處景致美不勝收,武陵四秀一字排開層峰疊翠,由其品田山的摺岩崖壁,更是崢嶸險峻。沿途美景相隨,當行抵7.8 K黑森林入口時,絲毫不感覺疲累!雪山黑森林是一片冷杉純林,高聳的冷杉、繁密的枝椏,令人行走其中深感清涼幽靜。我們走在斑駁陽光灑落的林間步道,一陣陣涼風拂面,深深吸一口氣甚感通體舒暢,不由得哼起歌來。行至8.7 K處來到水源處,這裡的水源從岩層中不斷滲出,清涼潔淨,喝起來甘甜爽口,每一位登雪山者至此無不啜飲幾口,我拿出水瓶順裝了一瓶打算帶到山頂泡咖啡慶功。黑森林的後半段開始一路之字形陡升,有許多較開闊處岔路雖多,但一般如能順著明顯路跡前進,並不難辨別方向,途中我們還遇到一群正要下山的年輕人,他們是一早從369去主峰賞日出的,在一處休息區聽他們指著一棵樹皮已脫落一大片的大樹說:「這就台灣黑熊的抓痕…」,我們聽得真是半信半疑,不過路旁的確豎立著一座說有黑熊出沒的警告標語…。

不知走了多久,終於在9.7 K時走出了黑森林,此時前方景觀一片遼闊,再往前走,即為眼前這個壯闊的雪山圈谷冰斗給震撼住了,整個冰斗在前方呈180度的展開,佈滿碎石的畚箕狀地形,據說曾是冰河的遺跡,我們在這裡照了不少相,抬頭遙望稜線上似乎有黑點在動,仔細一瞧原來是一些人影在移動,登山的步徑就在左側佈滿碎石的冰斗間之字而上,直到看不到峰頂的天際。文仔說他實在不敢想像這就是等會兒要爬了路,因為至此他的高山症狀況已令他快喘不過氣了,如今最後這段約1公里的連續爬坡,都不知能否爬得上去~。隨著高度的提高,氧氣也越來越稀薄,越往上走,文仔已離我越來越遠,這個高度已遠超過他以往爬過任何一座山的高度,見山頂已在望,我回頭見他已在底下路旁坐了下來,他真的累了!我依舊緩步往上走,走到山頂旁低矮玉山圓柏白木林方才停歇,這裡原是一大片低矮的玉山圓柏,由於多年前的一場森林大火,如今均已成了枯木,彎曲磐生的枝幹,有如園藝盆景的造型,非常別具古趣,而造成這般奇特的造型,是因為這些生長在山頂的玉山圓柏,多年受到強風的吹襲,再加上冬季厚雪的重壓,自然而然的生長成這付模樣,如今生命雖以逝,但枯白糾結的樹根,依舊盤踞在山峰的一方,諉諉向世人展示著它光榮及悲淒的過去。

於白木林之處待了許多,回望文仔還在遠處坐著,於是高聲忽喊著他,叫他不要坐那麼久,趕快上來!最後我一股作氣直登山頂,終於來到了10.9 K主峰頂,山頂立有一顆的白色大石,上面頭並刻著「雪山主峰,標高3886公尺」字樣。展望真是一等一,周圍群峰皆入眼簾,西側可見志佳陽、大小劍、大雪山,東望北一段群峰,向北延伸的連峰則是北稜角、凱蘭特昆山、雪山北峰、素密達、穆特勒布山、品田山、大霸尖山等3500公尺以上山峰所組成,聞名岳界的「聖稜線」。1927年大霸尖山首登者之一沼井鐵太郎在一篇攀登大霸尖山之考察與實行的 論文媦g道:『這神聖的稜線啊! 誰能真正完成大霸尖山至雪山的縱走,戴上勝利的榮冠, 敘說首次完成縱走的真與美?』----這就是後來岳界所稱〝聖稜線〞名字的由來。遠處的大霸尖山清晰可見,但雲層似乎有在堆積的跡象,正擔心文仔如還不快上來,可能就無緣欣賞到整個聖稜線的壯觀美麗的全景,因為雲霧已逐漸在堆積了。不久他終於一步一喘的走了上來,結果他說,剛才在路上休息時,見遠方大霸尖山雄偉山容,趕緊把握先機,先拍了一堆照片了,因此雖不敢奢望抵達山頂時還能有多少美景可望,但已了無遺憾了。這時的山頂已有一登山團體在此拍照,人數頗多,好熱鬧的景象呵!我們當然也要在這雪山山脈的最高頂點留下最帥的照片囉,拍完照,我開口問文仔要不要到北稜角去?他毫不思索的直接說「不要」,並說「我真的走不動了,加上高山症作祟,要去你自己去,我在這裡等你好了…」,我看了一下時間才9點多,毅然決定隻身前往,於是向文仔借他的輕裝背包,裝入著水及簡單裝備,跟文仔說「那麼你在這等,我一小時後就回來!」,背起背包立即向北方這座的尖挺陡峻狀似菱角的「北稜角」前進。

一開始就直下雪山主峰北側的稜線,滑動的小碎石走起來還需戰戰兢兢的,右側就是雪山的1號冰斗,左側下方遠處的樹林間有一明顯紅色屋頂建築物就是翠池山屋了,那裡就是雪山著名的翠池所在地。「翠池」乃是全台灣海拔最高的湖泊,隱身在這廣大的玉山圓柏林中,此行無緣欣賞到它的風貌,待來日再造訪了(原本今天上山時,還在盤算著想一探翠池的腦筋呢~)。從這裡開始才是岳界所稱真正的聖稜起點,每隔一百公尺就有一支綠底白字的小里程牌插在地上。走至稜線鞍部往翠池的標示牌前,見一女性山友在此,好奇的問她為何一人在此,她說她是「苗栗野外育樂協會」的成員,姓,他們是參加雪山的會師行程,真不簡單!與她聊了幾句後,續往北稜角前進,當走到它底下攀登點時,望著這陡峭的碎裂岩壁,還真為它所愣住,還好攀岩處綁有繩索以供攀附,不過碎裂的尖銳陡峻的岩壁,攀爬途中一直有石塊不斷滑落,而下方就是陡斜的圈谷,如一失足可不是好玩的。費了好大功夫終於攀上北稜角峰頂,海拔高度3880 M,雖沒有被列為百岳排名,但其壯闊險峻之勢,完全不雅於百岳名峰。從這角度看雪山主峰,感覺它似乎又比北稜角高聳了許多,峰頂上只見許多人影鑽動,不知文仔是否也看到我已登頂,對著主峰揮一揮手,不知他看到否。環視四周群峰,感覺自身有如蒼海一粟之感,遙望聖稜不由得內心有著無比的讚嘆與敬畏,寒風呼呼,遠處雲海翻騰,這時的遠山已開始被雲層所覆蓋,見時間有限,趕緊拍了些登頂照,但自拍沒人可協助,搬了幾塊石頭來當底座擺相機,不巧一聲,掉了下來!鏡頭蓋瞬間掉了下來,內心好不心疼呵~,還好並不影響其功能。當拍完照要離開時,忽見剛在稜線那偶遇的那位李山友也爬了上來,正好再請她幫我補拍幾張照片,並又聊了一會兒,她似乎對我攀上北稜角矯健的身手讚不絕口,還問我說是否常爬山,聽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告別了山友下北稜角,卻不巧沿著另一條步徑竟走到了一處絕壁邊緣,嚇得我一身冷汗,趕緊倒退回走,才發現原來剛上切的拉繩處在左側,真差點就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在走回主峰這一段路,可算是此行中最辛苦的路了,由於從凌晨走到現在已爬了7個多鐘頭,為了不想讓文仔等太久,盡力加緊腳步趕回主峰頂。抬頭仰望之前走下來的碎石陡坡,真有點恨天高之感!就在奮力往上走的同時,見一年輕人走下來,他說他今晚前要去素密達,明天再完成O聖,聽得令我驚訝萬分,因為此段路不但遙遠而且並不好走,看他只背著簡單的裝備,說得又很輕鬆,真懷疑自己是否有聽錯,不過看他獨自一人走聖稜線,真不由得不讓人佩服。

好不容易於1020回到雪山主峰頂,也算是一天攻頂兩次了,不過人也累癱了,氣都已快喘不過來,文仔看我回來,馬上說:「來吧!不是要泡咖啡嗎?趕快拿出來燒開水吧…」,我都還沒來得及坐下休息,就得趕忙拿出炊具燒開水沖咖啡給文仔喝,真是……算了~沒力氣罵了~,拿出在黑森林裝的山泉水來燒,此刻整座山頂只剩下我們兩人,比起剛上來時喧嚷的情形真是安靜多了,利用此刻我們邊喝咖啡(因為只帶一包留給文仔喝,我則泡薑茶),邊欣賞風景,這時的雲霧已覆蓋遠處山頭,但視野還算不錯,站在這雪山山脈的第一高峰上,俯視四周群峰,看雲霧於腳下翻騰,感覺自己有如世界之王,傲視蒼芎大地,無邊無盡任我翱翔…想太多了~,準備收拾裝下山吧。離開前再補拍幾張登頂照,剛才人實在太多了,拍得不是很理想,不過真要有好展望,應該是第一次上來時比較好。夏季的典型天氣就是這樣,中午不到雲霧就開始湧上來了,不過還得慶幸我們有早一點上來,再晚一小時就錯過聖稜美景了,老天爺如此幫忙,已了無遺憾!

1050依依不捨的離開雪山主峰,在下山途中我跟在文仔後頭一步步走得很慢,竟走到睡意直襲心頭,頻打起了瞌睡,可能昨夜未眠加上疲累了一天吧,直走到黑森林的水源區,用冰涼的泉水洗臉後,方使精神又恢復了回來!在此我拿出了所有的水瓶來裝水,打算將它帶回家好好享用,不過當然得付出背負一大堆水下山的辛勞了。

近午一點時回到了369山莊,拿出了早上預放的麵食出來炊煮,這時山莊已來了不少山友,我們就在外頭的木桌上煮了起來,一位昨天同住在七卡的女山友向我們要水喝,文仔直接拿一瓶剛從黑森林裝下來的水給她,她非常感激,因為她們其他團隊還沒上來,水都在別人那邊,她也知道黑森林的山泉水非常有名,之前三立電視台的「台灣全紀錄」有介紹過,她就是看了那節目被吸引,才來登雪山的,真佩服她的傻勁。不久她兒子及其他山友也過來,她連忙拿這瓶水給他們嚐嚐,還慎重的向他們推薦這水有多好呢!

午餐畢休息片刻便再收拾裝備下山,下午1340左右離開了369山裝,下山的路上雲霧已不斷湧起,覆蓋四周山頭,途中遇到不少上山山友上來,大多是今晚要住在369的。當再走回到哭坡景觀台時,回首望哭坡也已被雲霧所遮掩了,於景觀台處,忽聞文仔說他想如廁,只得再等他,這一等可久了,好不容易見他出現,一付如似重負似的~,每次爬山他總會在途中突然說他有了便意,真搞不懂他為何都不在出發前先解決乾淨…。

續走來到了3.5 K的休息區,我們又在此歇息,這時候兩位背負重裝、健步如飛的山友下來,他們是今天去攻雪山北峰的,看他們雖背着重裝,仍然步履輕鬆,看身材就是一付登山的好料子。閒聊下方知原來是遠從屏東來的山友,其中還有一位還是南搜的義工呢!他們昨天還先去攻了志佳揚大山,真是不簡單!我問他們是開哪條路來武陵的,他們說是從宜蘭來,並說這樣開會比較好開,我們也表示本來原打算從大禹嶺回去,但現在已決定改變從宜蘭回去了。

起身再走最後這只剩1.5 K的路程,雖都是下坡,不過文仔卻越走越慢,原本預計四點就要回到七卡山莊的,現在都已超過卻還沒到,隨著時間越久,背負的重裝背包卻越來越沉重(多加了4大瓶黑森林裝的水),於是文仔跟我說,要我先走好了!於是我就先快步回山莊,四點半回到七卡後,就先去梳洗台擦洗身體一番,再換上新的衣褲,真是通體舒暢呵!拿出茶具泡茶,不久文仔也下來,我茶也泡好了,坐在山屋前邊飲茶邊欣賞黃昏景致,雖都是雲霧,但頗感怡然自得,也高興今日能順利完登,文仔也真不簡單,昨天還在擔心他能否走的上去,沒想到雖步伐緩慢,但還是讓他給走下來了,不過還是給他一些建議,就是希望他能再加強負重能力,因為想行遠路先決條件就是要能背得動重裝,我也不是每次的爬山都可陪他的。另外就是要克服內心的墮性,不要動不動就原諒自己的身體,雖然累也得靠意志力來撐,鍛鍊自我的肌耐,以求體能上更高的突破。

晚餐打算來煮香菇雞來享用,卻發現雞肉已發臭,這下香菇雞泡湯了,再煮飯來吃,結果飯也沒煮熟,只好煮成稀飯,整個晚餐就只好吃半生不熟的稀飯配炸香腸了~。餐畢早早上床睡覺,昨日一夜沒睡好,今天又疲累了一整天,明天終於可以好好睡自然醒了,沒多久ZZZzzz

 

73日(赴歸)

 

一大早五點多即被吵雜聲所吵醒,不過還好昨晚總算睡了一場好覺,不然如再像前晚一般,那可真不知今天將怎麼開車回高雄了,不過文仔卻說他沒睡好,還說我打呼聲吵到他!我怎麼沒聽到呢?真是的…(有種被冤枉的感覺…)。今晨雲霧似乎比昨天多,不知今天上山的人,有無我們昨日般也順利欣賞到燦爛的日出。早餐我們將昨晚煮的稀飯再熱一熱,順便將所有剩下的食物及罐頭全消化乾淨,餐畢收拾裝備下山,離開住了兩夜的七卡山裝。下山的裝備因多裝了好幾瓶從黑森林帶下來的水,比要上來時還沉重,但還好到登山口只有短短兩公里,一路走來輕鬆愉快,連文仔都走得臉不紅氣不喘了,但最值得慶幸的是,這三天連一滴雨都沒下,天氣真是好到爆,真感謝老天爺了,這或許是祂對於我們的玉山之行因豪雨取消,給我們的一點補償吧!

走約半小時即回到了登山口,見時間才七點多,正好遇到幾位晨運的遊客在此,好奇的詢問我們如何登雪山,我們也請他們幫我們照了相,回到停車處開始卸裝,此時那幾位屏東的山友也下來了,他們共乘一部九人座的廂型車來的。上車後告別了他們,緩緩的離開了雪山登山口,離開了武陵農場,也離開了令我們陶醉三天的這片美麗山林,真期待下次能很快的再造訪 。 由於此刻正是水蜜桃的盛產季節,經過農場內一處水蜜桃園,滿枝椏結滿水蜜桃,果實累累、垂涎欲滴,果園農夫即在路旁搭起棚架賣了起來。於是停車下去買了他三盒外加一籃子才一千塊,還現場摘了兩顆來吃,真是甜蜜多汁呵。就在我們離開時,發現原本還沒人買的,這時已停滿車輛,一堆人都下來了!這果園主人還真得感謝我們呵。

那天進來因匆匆的趕上山,並未在武陵農場內多做停留,既然買了門票進來,見時間還早,自然就多逛逛囉,也欣賞著美麗清澈的七家灣溪,這也是台灣國寶魚─「櫻花鉤吻鮭」的故鄉(註一),只可惜並沒有下溪去看魚。在下山經過思源啞口的南湖大山登山口,還下來照像,打算將來計劃走它一回。行車間忽然想到忘了裝山泉水,見路旁一股清澈的山泉正從山壁上向下沖瀉,便拿出車上所有容量裝了數十罐,這下回去給父親泡茶可有得泡了。

回程之途還真是阻礙重重,前後分別是下武陵露營區時及往宜蘭的台七甲線都遇到鋪柏油及修馬路,合計光等待通過就耗去了近1小時。開到宜蘭時已近中午,於是找間餐館先解決午餐問題再上路,離開宜蘭市區後開始朝我們回程的重頭戲「雪山隧道」行駛(註二),原想利用GPS來找雪山隧道的入口,它卻把我們指引到北宜公路去,乾脆不理會GPS自己看路標找路還比較快,不一會就開到了國道5號,研判可能還是GPS上的軟體還沒Updata吧,此行讓GPS害了太次了,走了不少冤枉路,還是相信自己的眼睛與判斷才是首選。

行駛於國道5號時,文仔忽然叫說「龜山島!」,這時見龜山島就在我們的右側,能見度頗佳,特別放慢速度趕緊請文仔幫忙拍幾張照片。不久即見著名的雪山隧道口已在前方,這條聞名中外的隧道也是兩個禮拜前剛通車,今日選擇從宜蘭回去,主要目的也是想說能夠來走它一趟,實地感受一下它艱鉅浩大的工程與非凡的風采。不過一路走來只覺得戰戰兢兢的,因為雪山隧道訂有許多限制,罰得又重,在不敢太大意下,完全無遐欣賞它的景象,不知不覺又開過去了~,但感覺台北人真幸福,有了這一條隧道,要到東部去就更方便了。到西部後我們選擇走二高回高雄,一路除了在清水休息區稍事休息換文仔開車外,並未再做停留,繞了台灣一大圈,終於在太陽下山前回到了高雄,回到溫暖的家,也結束了這三天豐富、緊湊又充滿驚奇的雪山之旅。

雪霸國家公園─武陵遊客中心

攝於遊客中心外

攝於七家彎溪旁

雪山登山口服務中心

此處海拔約 2100 m,登山前先至屋內觀賞影視教學影片

觀看登山教育影片

視聽室

整裝出發!

登山口位於木屋旁

走不到一半,所有的裝備全在我身上了

有些塞不下還用拿的

七卡山莊

未來兩天的住宿點

內部陳設

床舖均鋪有軟墊,以山屋標準來說,可算是超五星級的了

泡茶休息

炊主晚餐

豐盛的晚餐

羊肉爐火鍋

開動囉!

由於桌子都被別人佔了,只好找幾張板凳當桌子了~

翌日凌晨兩點多即出發

哭坡景觀台

哭坡指示牌,上面寫著「哭坡,不哭」

哭坡名詞的由來,就是這這段漫長的陡坡,會讓你走到哭~

抵達雪山東峰

此時天還未亮

與文仔合影於東峰三角點

雪山東峰三等三角點

基石編號:6304

海拔高度:3199 公尺

百岳排名:74

東方天際已微透光明

中央尖山輪廓清晰易辨

越來越亮

日出前一刻

東峰山頂遙望369山莊

就在右前方山坡下

趕往369山莊

初陽昇起

美麗的日出,開啟了嶄新的一天

山林在朝陽照色下,染得一片金黃

迎接朝陽

文仔

山坡上開滿花朵,迎接的美麗

武陵四秀與朝陽

山坡上的369山莊

369山莊

別具一格的木造廁所

攝於山莊前

369山莊內部陳設

山莊前的景色

369山坡上的景色

東峰清楚可見

武陵四秀一字排開

往黑森林途中的之字行上坡

攝於山坡旁

山坡上的白木林

遠處山景如畫

最遠處的南湖大山及中央尖山

山坡上的欒大花楸

黑森林

黑森林內的一處遺址

黑森林中 8.7 K處的山泉水

拿出水瓶盛裝

黑森林出口旁的枯木

前方就是著名的雪山圈谷了

攝於雪山圈谷前

這也是冰河時期冰斗遺跡

壯闊的冰斗全貌

通過石瀑區

整片山坡都是碎石塊所覆蓋

攝於石瀑前

回望來時路

文仔正在下方埋首緩緩上走

矗立冰斗北方的北稜角,山勢陡峭

登頂前的白木林

全是被火災侵襲後,已枯死的玉山圓柏

攝於白木林

滿山的枯木

看得無限的悽美

上去就是山頂了

北稜角聳立於旁

雪山主峰 (又稱為次高山)

一等三角點

海拔高度:3886 公尺

百岳排名:第 5

攝於主峰頂

文仔

與文仔攝於主峰

眺望遠處群峰

遙望聖稜線

大霸尖山

稜西側下的翠池

北稜角

回望上登圈谷的來時路

上攀北稜角

旁邊巨岩崢嶸

攀岩處的拉繩

看著下方陡峭的碎石坡

掉下去可不是好玩的

北稜角山頂

海拔高度:3880 公尺

攝於北稜角

攝於北稜角

後方就是雪山主峰

從北稜角眺望雪山主峰

看得到上面的人嗎?

文仔從雪山主峰拍我在北稜角

看得到我嗎?

再拉近一點

沒錯!那就是我~

回到雪山主峰

文仔親吻雪山主峰石碑

我也來親吻一下

石碑旁的一等三角點基石

已被斷頭的基石

下山囉!

經過黑森林的碎石區

黑森林冷杉樹幹上的靈芝(猜的~)

回到369山莊炊煮午餐

離開369山莊

雪山東峰下停機坪

路徑旁盛開的花朵

哭坡

凌晨上來時黑鴉鴉一片,現在才看到它的全貌,看到這樣的坡,您會哭嗎?

哭坡前景觀台

攝於哭坡前景觀台

回到七卡山莊

疲累一整天,這時候泡茶最愜意了!

七卡山莊的晨光

第三天的早餐

收拾完裝備準備回家

離開七卡山莊

告別住了兩天的溫暖山屋

終於回到登山口

武陵農場內的水蜜桃

整棵果樹結滿水蜜桃

果實累累,垂涎欲滴

順手摘了兩顆來吃

武陵農場內的景致

背後就是七家灣溪

攝於武陵農場的「兆豐橋」

雪霸國家公園的標示牌

國道5號眺望宜蘭龜山島

宜蘭段雪山隧道出入口

雪山隧道

隧道內

後記:經過這次自行開車前往之經驗,覺得南部要到武陵農場的車程極長,不管從埔里經合歡山,再到梨山往武陵,或是走高速公路到宜蘭,再走台7甲線至武陵,時間上感覺都差不多,全程均約需七、八小時。兩條路線比較下,一條大都走山路,路程較短,而另一條走高速公路,但路程較遠,由於走高速公路會比較好走,雖路程較遠,不過開起來也比較不會那麼累。走山路的話當然沿途風景會比較秀麗,可是要有開長程山路及可能面臨道路坍方心理準備,就看個人的喜好選擇了。

        拜公司年度旅遊之賜,連續三天的假期,正好給了我們有安排此一精彩行程的機會,我與文仔捨棄了公司的太平山之旅,去完成屬於我們嚮往的行程。原本賓仔也是有意前往,但他同在公司的女友想去參加太平山旅遊,命賓仔一定得陪她,無耐只好忍痛捨棄同我們去雪山。回來後看了我們所拍的精彩照片,猛搥心肝,真是悔恨交加!覺得他沒去真是損失太大了,立誓今後如再有此類行程,打死都不退了。


註一:

七家灣溪位於大甲溪上游,海拔約一千五百餘公尺以上,由於水質清澈,水溫均維持在攝氏16度左右,使得七家灣溪成為唯一能孕育櫻花鉤吻鮭的水鄉,更是保護櫻花鉤吻鮭棲息與復育最為重要的地方。 櫻花鉤吻鮭小檔案 1.學名: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又名梨山鱒、台灣鱒) 2.分類:鮭目、鮭科 3.特徵:身體側扁呈紡錘狀,背部青綠色,腹部為銀白色,體側中央有橢圓形雲紋斑點,口部斜裂。 櫻花鉤吻鮭是台灣最珍貴的魚類,牠的身家背景說來可令人肅然起敬,你家就是有再大的水族箱或再好的設備也都養不起牠們。櫻花鉤吻鮭相當講究生活的品質,牠必須在低水溫,水量充沛且毫無污染的水質中,才能夠順利成長,以往櫻花鉤吻鮭曾遍及大甲溪上游之主支流,但由於近年來興建水庫和攔砂壩,阻斷了牠的洄游習性,加上砍伐森林,破壞了牠的棲地,使櫻花鉤吻鮭的族群數量銳減,其生存區域也縮減至七家灣溪上游五公里的範圍內。 一九八五年開始,國內展開了櫻花鉤吻鮭的復育工作,從研究牠的生理、生態及習性,到進行人工繁殖、執行巡邏保護,以及改善七家灣溪魚類棲地等,結合了不同學科的研究人員,經過十年來的努力,目前櫻花鉤吻鮭已能在雪霸國家公園中的七家灣溪悠游自在的生活。 您如果有機會到雪霸國家公園,應該可以在清澈的七家灣溪中見到背部為青綠色的國寶魚櫻花鉤吻鮭。對位處亞熱帶的台灣來說,能有櫻花鉤吻鮭這種冰河時期所遺留的魚類,可說是生物史上的奇蹟,也具有特殊的學術意義。

 

註二:

六月十六日,雪山隧道通車,宣告銜接台北與宜蘭的國道五號全線通車。施工長達十五年的雪山隧道,總長度十二點九公里,不僅是台灣和東南亞第一長公路隧道,在世界公路隧道排名也高居第四。在此之前,台灣最長的八卦山隧道,總長約五公里。

2006年已通車最長隧道為挪威的Laerdal隧道,長二十四點五公里;第二名是瑞士St. Gotthard隧道,長十六點九公里;第三名為奧地利Arlberg隧道,比雪山隧道多了一公里。已通車前三名隧道都是單孔雙向行車,只有雪山隧道是雙孔隧道。至於施工中的中國終南山隧道,長十八公里,未來完工通車後,將擠進第二名。

雪山隧道包括兩座南北向的主隧道、一座導坑,沿線聯絡兩個主隧道的有二十八個人行連絡道、八個車行連絡道、三處通風站、三處通風中繼站,每處通風站又有兩座橫向通風隧道,另有六座豎井以及一號豎井頂部的橫向排氣隧道,總計五十八座大小隧道,構成世界雙孔公路隧道中規模最大的隧道群。為加強縱流式通風系統,確保空氣品質,隧道內有三組通風豎井,交通部國道新建工程局指出,一號豎井深達五百一十二公尺,比世界第一高樓「台北101」的五百零八公尺還高。

雪山隧道是全長五十五公里北宜高速公路 (國道五號)中,工程最艱辛的一段。

北宜高最早的名稱為「南宜快速公路」,從台北南港到宜蘭,全長三十一公里,一開始定案的路線僅有南港坪林段;坪林宜蘭段交通部運輸研究所提出三個方案,第一案是拓寬台九線,銜接多個隧道,出口為礁溪觀光區,第二、三案都是興建一條雪山隧道,差別只在出口位置。

路線選定是在現任台北智慧卡公司董事長的歐晉德接任交通部國道新建工程局局長後。當時交通部政策決定將「南宜快速公路」升格為「北宜高速公路」,歐晉德認為,台灣應該規劃一個長程整體的環島高速公路路網,為便於銜接後續頭城、蘇澳段,也考慮交流道對頭城和礁溪的服務功能,擇定出口在頭城的現行路線。基於環保、安全、速度、技術提升等種種考量,在國外專家建議下,雪山隧道採全斷面隧道鑽掘機 (TBM)施工,未料前六年半的施工,有大半時間不斷在隧道湧水、坍方、拯救TBM中循環。

有施工人員形容,雪山隧道就像是「泡在水裡長大的隧道」,因為雪山隧道破碎的地質,工程人員地質探勘時,只知道地層中有一段堅硬的四稜砂岩,卻不知道硬岩層裡還包含大地應力幾百萬年擠壓形成的阻水層,直到TBM突破堅硬岩盤,竟幫大水找到出口,也讓施工人員吃足苦頭。雪山隧道隧道群開挖的土石方量高達五百零九萬立方公尺,體積相當於五座中正紀念堂,或者兩座埃及古夫王金字塔 (二百五十萬立方公尺)。土石方主要供作頭城交流道和頭蘇路堤填築等土石需求。興建雪山隧道使用的混凝土也很驚人,總量約三十七萬立方公尺,是台北101使用量的七倍。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勞動檢查處的資料顯示,雪山隧道工程自一九九一年七月十五日開工至一九九七年只有單一工作面約一百人在搶修或工程障礙排除,這段期間無勞工死亡職災。但遺憾的是,在改採鑽炸傳統工法全面動工後,工作面由一增為十,勞工人數增為一千人,工程難度及風險提升,職災陸續發生,造成十三人死亡,總計北宜高全線有二十五位勞工死亡,在工傷協會爭取下,交通部決定在石碇隧道口立碑,紀念這些默默付出的英雄。


雪山隧道通車 改寫宜蘭對外交通史

十九世紀時期,步行淡蘭古道從台北到宜蘭需兩、三天;二十世紀中,台北至宜蘭間的北宜公路啟用後,行車時間只需兩小時;二十一世紀初,雪山隧道終於通車啟用,台北到宜蘭只需三十多分鐘行車時間,再度改寫宜蘭對外交通史。

蘭陽平原過去受雪山山脈阻隔,可說是一個獨立的區域,對外連絡相當不便。據宜蘭縣交通史文獻記載,早在清代,宜蘭與台北淡水間的居民就曾經以水路方式,沿台灣北部及東北部往來;1797年左右,吳沙沿基隆暖暖、三貂嶺、頂雙溪、草嶺、大里至宜蘭頭城的淡蘭古道進入宜蘭開墾;1885年,台灣巡撫劉銘傳另闢淡蘭便道,經由台北艋舺、古亭、深坑、石碇、頂雙溪、礁溪進入宜蘭,當時台北到宜蘭之間的陸路往往都要走上兩、三天。

1924年,台北八堵至宜蘭蘇澳間全長九十六公里的「宜蘭縣鐵道」通車,宜蘭對外交通發生革命性變化,因為當時的鐵路接上基隆後,代表蘇澳可以直通台灣西部幹線到高雄。

1952年,省道台九線北宜公路完成擴建通車;1982年,省道台二線濱海公路完工。不管是藉由鐵路或是公路,當時台北至宜蘭的交通時間都至少需要兩個多小時。如今,隨著雪山隧道正式啟用,宜蘭對外交通再度發生革命性轉變,宛如打通宜蘭交通的任督二脈,台北至宜蘭的交通時間將縮短至三十多分鐘。

民進黨主席游錫堃曾表示,歷史上蘭陽平原有三大衝擊,一是吳沙進入蘭陽平原、二是民國初興建的「宜蘭縣鐵道」、第三就是北宜高的全線貫通。北宜高通車對宜蘭的衝擊,將與當年鐵路通車啟用相當。

過去宜蘭每當強烈颱風來襲,當地幾條聯外主要道路像是北宜公路、濱海公路,蘇花公路及東部鐵路,總是因為強風豪雨被落石所阻影響通行,對外交通全數中斷,蘭陽平原頓時成為孤島。現在,雪山隧道啟用後,蘭陽平原不再因為風災落石成為孤島。

未來,宜蘭人將從國道五號走出去,輕鬆前往台灣北部及西部,體驗與宜蘭不一樣的生活,享受都市化繁華;更多外縣市的遊客也將從雪山隧道進入台灣東部,享受清新的空氣,體驗沒有壓力的鄉村生活。

(以上內容摘取自台灣大紀元時報報導)

回首頁